/uploads/allimg/220804/0545541U3-0-lp.gif

歌迷苦等24年,她什么时候才能复出?

她走了,走得悄无声息。

李宗盛忘不掉,她看向他的最后一个眼神,满含深情。

那是她妈妈的葬礼,深情也全是给妈妈的。

妈妈是天,是保护她的全世界,天涯海角都要贴贴在一起。就算结婚也不例外的,要带妈妈一起去。

于是妈妈走了,她也只能跟着走。任歌迷苦苦等待24年,也没再听到她的一句歌声。

只留下关于她,隐约耳语的传说。

林青霞的嘴,唱谁的歌?

唱,陈淑桦。

90年代的港台巨星,两届金曲歌后,“邓丽君的接班人”。

外形也和青霞相似,都有雌雄莫辨的美,和优越的侧面轮廓。

人们已经不大记得她的样子,却依然爱她的歌。

《笑红尘》还排在武侠歌曲top几位;听《流光飞舞》就想到《青蛇》情欲绵绵,和有情人做快乐事;《滚滚红尘》至今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,唱得比电影本身更出名。

还有被林忆莲、梁静茹唱翻红的《问》,也是92年滚石赴大陆的群星演唱会,她站在万体馆首次演唱。

唱功出名的好,录完demo不用修,可以直接拿去灌录唱片。找她的唱片来听,会发现气息稳到找不出换气的瞬间。

人也出名的好说话,没有巨星架子。曾经,有重要的急事找她,就稳了。

唱《滚滚红尘》是去香港出差宣传,罗大佑写了一首歌给电影当主题曲,录制时间非常赶。她的宣传同事就在马路边给她讲男女主角的故事,她被感动得哗哗流泪,就答应了这个活。

唱《流光飞舞》是在美国旅游,黄霑写完歌为表诚意,搭飞机越洋过海去邀请。她一见人就答应了,二话没说在度假的L.A.找了个录音室,把这首歌完成。

黄霑大喜,比他预想的还好。之后再提起这首得意之作,都排在他所有创作的top5里。

为她写《梦醒时分》的老搭档李宗盛,更临时拉她唱过《明明白白我的心》。

本来是写给成龙和叶蕴仪,考虑叶蕴仪不会唱歌,旋律写得特别简单。但写完一编曲,李宗盛觉得这歌能红,舍不得给叶蕴仪唱了。一个电话打给陈淑桦,希望她带带成龙。

果然拿下第十五届香港十大中文金曲,成龙笑开怀:谢谢淑桦,没有她,我拿不到这个奖。

比起人好,圈内人更好奇的,是这位台湾首位百万专辑销量的天后,竟然0绯闻。不只圈内,生活里也不谈恋爱。

香港狗仔凶猛的年代,和成龙、李宗盛、张国荣合作……个个是狗仔狂写八卦的绯闻靶心,唯独跳过他们和陈淑桦。

小道消息满天飞的,八卦一手渠道娱乐圈,也找不到她的暧昧传说。

唯一登报过,是咆哮教主马江涛演独角戏,自曝狠狠暗恋她。

那个年代,喜欢陈淑桦是有品的,她被打造成潇洒独立的都市女性偶像。人美歌红,又是巨星,怎会没有人追求?她也在一些综艺上说,期待爱情。

有圈内男星提起勇气。陈升,想借一起喝酒的机会靠近她,最后酒都喝到了陈妈妈肚子里。

(陈升笑陈妈妈是淑桦的铠甲,淑桦“气得”打他一下)

实情是,从登台做天才童星那天,能和陈淑桦紧密捆绑在一起的,只有妈妈徐慧一人。

妈妈安排她8岁登台比歌艺、9岁发唱片,从此形影不离。任何工作现场看到她就看到陈妈妈。

渴了,妈妈递水;饿了,妈妈煲汤;病了,妈妈喂药。

小时上学,妈妈车接车送;长大了赚钱,妈妈再买一辆豪车,兼职做她的司机、秘书、保姆和保镖。

忙前又忙后,因为专职还有要做规划她歌唱事业的经纪人、宣传、助理、危机公关……

(陈淑桦综艺上很活泼,台下坐着陈妈妈)

陈妈妈曾经也有梦,做一名歌星,没能实现。看见女儿的歌星天赋后,女儿就变成了她的延续:恨不得替女儿过她的人生,做女儿的世界,做女儿的凯甲。

她外向强干,爱交际;陈淑桦内向害羞,只喜欢宅在自己房间。

要自由的小孩,不会服从高压管控。陈淑桦,连为躲狗仔,在L.A.、纽约、东京、大阪四座城市往返旅游的3年,也要和妈妈一起。

习惯也好,互补也罢。妈妈贴她,她更享受妈妈贴紧紧的爱。

于是圈内交际,妈妈去;圈内合同,妈妈谈;圈内狗仔,妈妈挡。连上台唱歌穿哪一套衣服,戴哪一只耳环,也有妈妈提前为她准备好。她只要做纯净的小孩,开心躲在自己房间,除唱歌外一切不过问。

两个人活成了一个,能唱纯净歌声的陈淑桦,和为她撑起巨星铠甲的陈妈妈,共同组成天后陈淑桦的明星形象。

虽然都市女性独立潇洒的形象,需要她一直诉说渴望不将就的爱情。

但唯二经历的恋爱,一次和飞行员,一次和医生博士,陈妈妈不满意,她就乖乖say googbye。

实情是男友可以不要,没有妈妈不行。

意外是突然来的。98年,徐慧因为一个跟头,不幸离世。陈淑桦刚刚40岁,二度金曲封后,又一个事业上升期。

妈妈是她最忠实的歌迷,她也只做妈妈的巨星。妈妈走了,把一切巨星光芒也带走,只留下8岁那年的小女孩,面对陌生的世界瑟瑟发抖。

伤心到晕过去,等再醒来,任滚石高层如何利诱挽留,她都已经无法登台。

断了外界一切联系,深居简出修习佛法,只去慈善机构做义工。

消失5年后,东风卫视通过关系采访到她。电话连线中的陈淑桦,像过去在舞台一样,爽朗大笑:谢谢大家想念我,没有退圈,有积极筹备发片。

可惜,说说而已。

又隔4年,再登报已经要狗仔突袭偷拍。她空置了豪宅,搬回老家旧楼生活。

(陈淑桦老家旧楼)

面对狗仔,神情还是懵懂的小女孩。只是杂志登出来,说她“隔壁老奶、面容沧桑、眼神空洞”。

她气坏了,但最严重结果也就是,把自己关在家里3天,吓到不敢出门。

昔日老友,心疼得替她骂狗仔:不要再去打扰她!

就真成了狗仔都不忍打扰的,退圈艺人第一名。

听说陈淑桦的心事,过去只对妈妈说起。她也从未在舞台上,倾诉过真正的自己。退圈又退了个干干净净。

关于她隐约耳语的传说,从此也只能由别人说起。

(最会唱歌的演员郝蕾,是陈淑桦歌迷)

女孩淑桦,今年64岁了。

歌迷的思念,也从等她“梦醒”回归,变成对她健康的挂念。24年过去,不知道她找到妈妈之外的生活重心了吗?

不忍心打扰,只希望她过得好,将快乐寻找

...

全部